卿蘅

Don't talk, kiss me.

思凡 · 杂记

新年快乐宝宝们~

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好运连连!也祝愿大家2019年早早脱单!(来自跨年抱狗看居居的万年单身人士的祝福。)

好啦,声明一下由于学业问题,我暂时停更,到1月18号正式回归。非常抱歉了,希望大家可以等我❤️


然后再悄咪咪记个脑梗~

一个长篇设定✔️

每篇都是独立的小故事✔️

可能会涉🚗✔️

Cp澜巍预警⚠️一点也不可逆!

大概就是白宇饰演的各个角色和朱一龙饰演的各个角色搞在一起的基情故事✔️


希望你们会喜欢🌝

想要看哪俩个搞的告诉我🌚

第一篇Cp:韩沉x沈巍,BE预警

让我们等会见吖🙃

拗莲作寸 (压缩版)

神仙脑洞来自 @昆吾  瞎jb乱写来自本人

悄咔咔偷改了神仙太太的脑洞,变成一个肉渣短篇沙雕文,原先更的〈拗莲〉也会有改动,开车什么的元旦再说吧🙃

【CP双杰向澄羡,微微微微微忘羡及双璧,注意避雷】

-怼我没关系,但你怼澄羡CP圈,我就咬死你-


章记:藏君莲花坞,难恨亦难言。


江澄冲进了乱葬岗中,抱起了那个将要被万鬼噬身的男人。

然后把他带回了莲花坞。

江澄看着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的魏无羡,终是柔声道:"阿羡,我们回家了。"

江澄细心照顾着魏无羡,盼着他醒来,他幻想着他醒后的一万种可能,他可能会害怕,会不理他,会憎厌他,但他江澄不怕,他会抱着魏无羡,像小时候阿姐哄他睡觉一样,拍着他的背,对他说:

"阿羡,我不怪你,我心悦你啊。求你别离开我,我们一起守护云梦吧。"

可是魏无羡没有醒,他沉默似的沉睡着,不理流水般的灵药进他的肚子,不睬那个要为他断肠的人。

金凌会满地乱跑时,他没有醒来;

金凌会说话时,他没有醒来;

金凌会拉弓时,他依旧没有醒来

……

阿羡,金凌已经可以独自夜猎了呢,你总该醒来了吧,你不是最喜欢阿姐的吗,你快来看看她的孩子啊,看看……

我啊。

魏婴睡了十三年,江澄就擦着他的笛子伴在他床头十三年。

第十三年,他醒了。

江澄欣喜地冲进他的房间,就听见他在他十三年陈设未动的房间,轻轻地喊了一声:

"蓝湛。"

蓝湛?蓝湛!

他辛辛苦苦等了他十三年,不及一个爱慕其兄长的蓝湛,那个从不把魏婴放在心上的蓝湛。

-你拖着病体奔出门外,留下了满地心碎的我-

江澄怒极,拖着魏无羡御剑来到蓝氏,看着他泪眼朦胧地遭受蓝湛冰冷地回眸。

阿羡,你看到了吗?

阿羡,你死心了吗?

江澄不顾魏无羡的挣动,把他抱回怀里。

魏无羡疯狂地挣动,在江澄怀里哭嚎,嘴里叫的,依是蓝湛。

可笑啊,可恨啊,魏婴啊,你处处思蓝湛,可想过留在原地捧出真心的他。

捧了十三年的真心,一直留在原地的他。

莲花坞满池的残莲在暮夏中坚难盛开,却在一夜秋风满池皆落。

不过一场萧瑟的秋风罢了。

无奈满池勃发的莲花敌不过飘飘的秋风一场。





Miss You(上)

 @遗灼见 的点梗~


题记:大王大王,你知道miss you是什么意思吗?-

-想念你。

为什么不是错过你?-

-不可能,因为你无论逃到哪里,我都会把你追回来


正文


尚清华揉了揉眼睛,望向了四周。熟悉的摆设、眼熟的床帏……

我芔!

这不是,这不是漠北君的寝室吗!

难道被爆菊了?!尚清华立马望向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是透明的。

他又四下一望,看见自己躺在漠北君的床上,睡得安稳。尚清华以自己强大的脑回路,推算出了自己现在应该是个灵体,穿到了原著上。

在尚清华回忆《狂傲仙魔途》是否存在这个片段时,寝室的大门被大力踹开。

"尚清华!"饱含着怒意的声音从尚清华身后响起,尚清华一个激灵,堪堪想起漠北君吼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尚清华。

尚清华想着自己下一秒将被打的状况,默默叹了一口气。在尚清华思考要怀有怎样的心态来看自己被打时,漠北君下面的话差点让飞机菊苣吓到蹦回现实。

"尚清华!你有本事勾引巴结凛光君,就没本事接着来本君这儿献媚了?躺在本君床上装甚么可怜,谁不知你的狼子野心!故作姿态,止增笑耳!"

床上的尚清华咳了几声,缓缓坐起来,眼眸一片暗淡,未言,凝视着漠北君。

处于懵圈状态的飞机菊苣蓦然心一紧,陌生而悲凉的感觉袭上了心头,尚清华打了个颤,发现自己竟能与这个世界上的尚清华共情。

通过共情,尚清华发现这个世界的尚清华暗恋漠北君,暗恋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他会为他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打杂暖床读书打扇,大到为他出谋划策,处心积虑地为他谋划攻打人界的阴招,小到为他更衣束发,他付出了很多,却从被漠北君认为是奸细和墙头草。

他固执地伴在漠北君身后,受过酷刑,挨过怒斥,他跨越千山万水为漠北君送剑,却发现漠北君赤手空拳杀上战场,他红了眼眶,换来一句故作姿容。

他从来都爱着这个男人,不在乎世间冷眼,却会为漠北君的一声冷笑而痛彻心扉。

尚清华被这个世界的尚清华的固执吓愣了,恍然不知漠北君已摔门而去,而那个尚清华正在凝视着他自己。尚清华被盯得一个寒颤,回首对上了那人的眼眸。

悲伤而疲累的眼眸,仿若无澜的死水,了无生机。

"我看得见你。也是我刚刚让你与我共情的"声音轻轻响起。尚清华一愣,挠头困惑道:"我说兄弟,你这算干甚?"那个尚清华道:"我只是想找个人帮我应证我对漠北君的真心罢了。把真心捧出去,那人却视若无睹地踩上好几脚,那种感觉,真的很痛。"尚清华无言,觉得劝也是不劝也是,只好干看着另一个尚清华。

不久,那个尚清华又道:"你呢,你喜欢漠北君吗?"

尚清华忙摆手:"不喜欢不喜欢。"

"哦?"另一个尚清华诡异一笑,有些森然地盯着尚清华。





我这个总裁不太霸道

一个来自 @瑶妹 的点梗

现代paro

蓝大总裁,瑶妹杀手

甜文且短小


"阿瑶?"坐在皮沙发上的男子笑着看向地上绑成一团的人影,语调上扬,像是在挑逗一只炸毛的猫儿。

事实上金光瑶已经炸毛了:"我靠你大爷!蓝曦臣你要杀要剐随便,你他妈有必要把我绑成这么羞耻的姿势吗!"

的确,两腿分跪、双手吊于头顶的姿势使本就娇小的金光瑶更加没了气势。金光瑶小声嘟嚷着,红着脸想着自己那有损形象的造型,殊不知蓝曦臣看向他的眼神逾加深沉。

小妖精,炸毛的小妖精。蓝曦臣这样想着,语调里的调戏又重了些:"嗯?看来阿瑶想让我对阿瑶更粗暴些啊……"说着,在宽大的靠椅上换了个姿势,从边上的桌面上拿了一条小鞭,含笑望着下方的金光瑶。但令人惊奇的是金光瑶既没炸毛也没有所动作,而是安静地伏在地上。阴影遮盖了他的脸,看不出任何迹象。

正当蓝曦臣怀疑自己玩笑是否开过时,地上的人影突然一跃而起,飞身把刀抵在蓝曦臣的颈上!

一切发生的很快。一恍眼的功夫,金光瑶就已跨坐在蓝曦臣身上,手中的刀在蓝曦臣颈上划出一片鲜红。金光瑶笑着望向蓝曦臣,学着方才蓝曦臣对他调戏的语调,道:"蓝先生可是忘了阿瑶的职业?不但一点儿防备也没有,还想和我玩调教SM?"

蓝曦臣看着笑的如偷腥的猫儿般欢乐的金光瑶,一点也没有受制于人的担忧,平静道:"阿瑶敢说不心疼我?"

金光瑶眼下闪过一丝被探寻心底的惊慌,转而又笑着说:"怎么可能呢?当然不。"

蓝曦臣深深地望着金光瑶,黑眸中浓厚的爱意压得金光瑶喘不过气来,又想起这么多年与蓝曦臣斗智斗勇的过程,好像又真的有点认为他与众不同了。

是心悦吗?每次有关蓝曦臣的任务,他都会抢着干,每次看到他,原本麻木的心,好像变得重又鲜活起来了,心跳加速蹦跳着,像是为他而舞。

喜欢吗?杀手……也有喜欢人的权利吗?

金光瑶怔怔地想着,被突然暴起蓝曦臣压倒在地上。

上一秒的时间,蓝曦臣身上的清香萦绕在金光瑶鼻间,下一秒的时刻,蓝曦臣柔软的唇瓣弥漫在金光瑶唇角。

蓝曦臣笑得像狐狸:"你不否认,就当你喜欢我了。"

"才、才没有!"密室里传来金光瑶底气不足的辩解。



真的超惊喜,没有想到这么快就110fo了!真的非常感谢支持我的小可爱们。

你们真的是小可爱,太爱你们了,一路支持着一个咸鱼少女从懒癌晚期到爱上写文,并在写文这条道上逾加坚定。

谢谢你们。你们是我的荣耀。

所以!我决定点梗!截止到周日下午4点!来几篇写写几篇,不点梗我也爆发脑洞写!车,甜/虐短篇甚至长篇,段子我都可以努力写吖!

Cp不限,我能接受的就写,如果我没有把握写好或不太了解的恕不能写,最好是下面标签的啦~

我会尽量早肝完。🌚

爱你们,晚安呐,祝好梦

拗莲作寸 · 章一 · 疑点重重

脑洞产自 @昆吾 


题记:捣麝成尘香不灭,拗莲作寸丝难绝


章记:恨骂陈情十三载,睹笛盼归日夜思。


魏无羡被一脚踹得几欲喷出鲜血,疼痛彻底使魏无羡混沌的脑袋清醒过来。

他被发现了。

魏无羡暗道一声不好,忽听见上头似乎有人道:"魏婴。"声线很平静,魏无羡听不出什么感情,但这使他觉得更加阴寒。

魏无羡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发现了一袭紫衣、位于首座的江澄。

江澄。

他的……好师弟。

魏无羡挣了挣,发现自己已被捆仙索捆住了四肢,魏无羡心道好笑,现在的自己,连寻常的麻绳也挣脱不了。

魏无羡坦然望向江澄:"师妹,好久不见啊。"江澄未说话,一道鞭影甩来,代替了江澄的答语,在静默的禁室中发出巨大的破风声,再"啪"地一声,精准地在魏无羡身上挥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又沾着缕缕魏无羡的血,回到了江澄的脚边。

魏无羡疼得闷哼一声,粒粒汗珠从额头滚落,又砸在地上,混着妖艳的血色,竟惊人的美。

江澄知道,自己一鞭下去自然有些分寸,但魏无羡这般大的反应,是江澄始料未及的。

但他不在乎。

江澄执鞭走向魏无羡,魏无羡抬眼望向江澄,并未言语。

江澄冷笑:"不是一向能说会道么,怎么,哑巴了?"

魏无羡依旧未答。

江澄心下又急又恼,魏婴,你为什么不解释,还是连与我多说一句,你都嫌我不信?我若说我信呢?

他当然不信。

既然不信,那我逼他说话,喊我名字好了。

魏无羡垂眸,他冒险藏了十三年,其实为了江澄,他会信吗?

他当然不信。

既然不信,又何必言说,任他宰割发泄好了。

江澄脑子里混成一团,他压抑了十三年异样的情愫,终于在再见到魏无羡时彻底爆发。

他只是在报复魏无羡而已,仅此而已。

江澄最终走到了魏无羡前,在面无表情的魏无羡前蹲下,吻上了他的唇。


下章是车~

讲真不想写凌羡了怎么办🌝

点明下时间线哈,的确是十三年后,但是私设魏无羡没死藏起来了,然后被江澄发现并囚禁(不要问我怎么发现的,你认真你就输了~)







拗莲作寸(序)

脑洞产自 @昆吾 太太


题记:捣麝成尘香不灭,坳莲作寸丝难绝

食用说明:CP澄羡,凌羡,澄凌羡


轰轰烈烈的一场乱葬岗围剿,以夷陵老祖万鬼噬心爆体身亡而终。

众仙家普天同庆,大肆设宴。

位列首座的江澄皱了皱眉,不悦地挡过旁边美妓递来的酒盏,忽想到若是魏婴那家伙在,绝对抱着个酒杯傻兮兮地与伶子们逗戏。

"魏婴。"直到那人的名字被江澄自己喃喃念出口,江澄才惊觉自己又想起了他。

"该死。"江澄叹了一口气,径直离开了宴所。

一路冷月相照,江澄有些恍惚,觉得今晚的月似乎格外冰凉寂清,照得他浑身发冷,而身旁,再也没有了那个老会与他斗嘴的人。那个口口声声说要陪他一辈子的人。

江澄要照顾金凌,要重振莲花坞,要做很多宗主要做的事情,他很忙,他也想让自己这么忙,忙到他忘记擦拭珍藏在柜上的陈情,忙到那个在他生命中留下浓重一笔的那个人。

当金凌长到可以独自夜猎时,江澄才惊觉,十三年已过,自己擦了他的笛子十三年,等了那不归人十三年。

十三年,很多东西会改变,但也有很多东西不会。

魏婴,你欠我一个解释,更欠我一个约定。




一个由 @昆吾 太太-花式吃羡十八式-的梗经授权转变的长文,我尝试一下AO3,如果可以那就像太太里那个设定一样各种play,如果不行的话那就抱歉了,只更清水文,请小可爱们再等等哈❤️

正文让我们周五见,半两萧意和金家兔子涉车所以先不更了,梨园等等,因为对于梨园非妓我要搞个大梗,所以近期可能先更这个产自昆吾太太脑洞的文和梨园。

今天也是日常吹爆神仙太太们的一天✔️

半两萧意,一两琴音(二)

章记:雅正啊,蓝大

我超好撩的,小可爱们快来找我玩吖🌝


"先……先生"金光瑶有些局促地望着蓝曦臣,整个身子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全然一副接受一顿打的姿态。蓝曦臣不禁有些心疼,温声道:"给我看看你的手。"金光瑶颤颤巍巍地将手伸了出去,蓝曦臣轻柔地捧了过来,望着金光瑶右手上狰狞的血口,眼神不由暗了暗,小心地为其擦拭起来。金光瑶的手很白很小,蓝曦臣的双手轻而易举地就能包住,感受着双手间冰凉却柔若无骨的双手,蓝曦臣心中不由腾起一股奇怪的情感来。想🌞(划掉)

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它像从前金光瑶身上的熏香般,淡淡的,却有一种入骨的馥郁,让人闻之上瘾。

蓝曦臣握着金光瑶的手越捏越紧,在金光瑶的呼痛中,蓝曦臣猛然醒来,歉意地冲金光瑶笑了笑,重新细细为其包扎。

这么一番折腾,竟已入夜。思诗轩也开始迎业。蓝曦臣见天色已晚,客栈肯定住不上了,只好在思诗轩要了一间空房过夜。

蓝曦臣刚入定,突然有人敲门,蓝曦臣开门,只见那老鸨媚笑着把一个少年推了进来。

那少年正是金光瑶。

金光瑶看向蓝曦臣,眼是带着哀求与恐惧,蓝曦臣刚想出言安慰,忽觉下腹一紧,尽是中了媚毒。


🌝🌚🌝🌚🌝🌚🌝🌚🌝🌚🌝🌚🌝🌚🌝🌚🌝

下面一章是车,大概是媚药梗+未插入式那啥啥,风口过后再见👋


开启掉落评论巴巴拉拉小魔仙法阵🌚

下章我都要肝车了,不来一个收藏推荐评论一条龙服务安慰一下我嘛🌚

梨园非妓(一)

我对金家兔子VS蓝家牡丹的设定是每章都有肉渣肉汤大和谐什么的,但最近那啥太过疯狂,没肉又不激情,因而决定先不更这个了,望宝贝儿们原谅~

我比较胆小,所以抱歉,过去的肉我先设制私有了,等风头过了再说。


民国走向,清水文,或中或长或巨长的梗,大概很虐(顶锅盖跑)

CP聂曦瑶,恶友友情向

让我们开始吧🌚


金陵的冬天总是很冷的。金光瑶想。他总是很怕冷,似乎是常年登台穿得单薄的结果。

刺骨的寒风卷散了金光瑶的围巾,顺着领口灌了进去,金光瑶不禁缩了缩脑袋,裹好了围巾,匆匆走进了前面的咖啡馆。

咖啡馆里的暖气很足,金光瑶的身心渐渐放松了下来,却在看到窗边男人的那一刻,再一次紧绷了起来。

那个男人,是要见他的人,也是金光瑶的老熟人。

那个男人是金光善。他名义上的父亲。

金光善显然看见了金光瑶,并笑着向他招了招手。"您这是什么意思?"金光瑶显然不买帐,站在离金光善一米的地方冷冷开口。

金光善无声地笑了,抬眼打量了金光瑶半刻,方才道:"身段儿不错,比孟诗当年还要柔上几分。""你!"金光瑶气极,"你是我父亲!"

金光善再次笑了起来,他扶了扶金边眼镜,勾起了金光瑶的下巴:"一个妓女的儿子,许了你姓金,又把你捧成了江南第一旦,就骄傲成这样了?不过也只是一个戏子罢了。不就是供人淫亵的吗?本生污泥,又装什么清高。把我侍奉好了,自有你的好处。"

金光瑶气得浑身发抖,一把甩开了金光善的手,冲了出去。

他苦苦维护的尊严,被金光善踩得一文不值,遍体鳞伤。他只是个戏子。

金光瑶有些落魄地叫了辆黄包车,喊了句去金麟台,就靠在后面,闭眼不语。

好一句既生于污,何来清高。好像你金光善又多正直不阿似的。你可是一个连自己儿子都像上的色鬼。